新聊斋之苏荷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21-01-29 14:42

电闪雷鸣,整个城市被雾霾所笼罩不见天日。

  张善为人善良耿直,苦读十五年载终于大学毕业却找不到工作,生计都成了问题,谈了三年至爱的女朋友却在现实下也和他分手。失意的张善走在路上他都想到了死,可是死了他就彻底是生活的失败者,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不在去想。

  忽然听到路旁围墙里有欢笑的声音,围墙里是个面积很大的废弃仓库里面是从来没有人的。张善心想就奇了怪怎么会有人的声音的了,心起好奇就爬到墙上看看。看到有个屋子外挂了两个大红灯笼,张善心想谁住在这里面,变决定翻过墙去看看。跳下墙走进那个挂着灯笼屋子里。

  一进屋里,变看到这房间十分精致,富丽堂皇满是古色古香的味道,全是古代的家具两个红柱子挂着绫罗绸缎十分漂亮。中间还有两个大圆桌坐满了人在那喝着酒,看到了张善众人便站起来说:“张兄快请。”张善便给一人拉到一个桌子上席,这人便坐到张好旁边,那人说他叫苏文便向张善敬酒,又说这么长时间才能相遇张兄我们一定好好痛饮一番。张好也不去多想提起酒杯与苏文喝了起来。这酒十分酣香,芳香四溢,还有点甜味很是好喝,张善大声说:“好酒!好酒!”满桌的菜也是山珍海味差不多都是张好没吃过的,众人也一一来敬酒,张进便海喝海吃起来。酒过数巡张善不胜酒力倒在桌上睡了起来。

  张善醒来发现睡在一张床上,一个女子来到床旁,笑着对张善说:“公子醒了,我家父已在外厅等你了,众宾客已到齐就差你了。”张善一听就奇了怪怎么叫公子了?张善一看这姑娘, 就看的有点呆了,只见这女子眉清目秀,鲜红的樱桃小嘴洁白的牙齿,一头乌黑秀丽头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,精致的脸蛋,皮肤白白净净如出水芙蓉般,脸颊上还有点红韵,身材高挑挺拔纤纤细腰年龄差不多19,穿着鲜艳古代衣裳,一双大大眼睛如同两个湖泊碧波荡漾荡起一波一波的涟漪,令张善看的出了神叹道只应天上有地上无。这女子看到张善看到出神被又轻轻的叫:“公子,公子家父还等着你了。”张善回过神来问她为什么会在这。她说她家父看他醉的不醒人事叫她来照顾他,又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苏荷,说完迈着小步出门先走了。

  张善起来到客厅,只见众宾客都做在座子上等着张善,苏文一看张善便笑着说:“等你等的好久啊!”说完便拉着张善拉到自己旁边坐下。,众人端起酒杯又开始畅饮起来。期间那个绝美的少女苏荷来为众宾客倒酒,来到张善旁为他倒酒,张善一直盯望着她。苏文看见张善望苏荷的眼神不对就笑嘻嘻的说:“这是小女苏荷,如张兄喜欢就把小女许配给你怎样。”

  张善一听便说:“这是婚姻大事,要你情我愿的,我固喜欢那要看人家姑娘的意见。”

  苏荷忙娇羞道:“一切听从父亲的。”

  众宾客都过来向张善开始道喜了,苏文大悦说:“遇故人,又小女人出嫁真是双喜临门啊!明天就是好日子我看就把喜事办了。”

  张善连忙说:“婚姻大事怎么能操之过急了。”

  众宾客连忙说:“老爷子都决定了不要推辞了,明天我们就喝你喜酒了。”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晚张善喝的比昨天还多,喝的那是酩酊大醉。又睡到第二天晚上一个丫环为张善更衣,一身古装的大红袍,张善一看便是新郎的衣服。穿好衣服来到客厅,众人都来道喜。苏老爷子说;“时间紧准备的比较仓促望张兄见谅。”张善和众人一听不就不对,连忙叫苏文改称女婿,张善也叫他为岳父大人。酒宴众宾客不像以前让张善喝那么多酒因为他还要入洞房了。苏老爷子伤心对张善说他明天就要搬离这里让张善保重。酒毕,张善就入了洞房。

  第二天醒来,张善看已不见他的新娘,自己穿着原来的衣服,外面已是空空如也不在华丽一看就知是废弃的仓库,只留下他睡的那张婚床,想起了苏文说的话,这几天让张善觉得如同做梦让他醉生梦死。

回到现实中张善又开始找工作了,过了两天那废弃的仓库被拆毁了。想不到了是晚上回到住处苏荷竟然在他屋子里,苏荷显得十分高兴对他说:“相公回来了啊!”张善问她去那了?她说她跟她父亲回娘家看看,以后就不走了。又把实情告诉给张善。

  原来以前张善和苏文同是举人,又在同一个地方做官相处就犹如亲兄弟,两人性情都很耿直做官时得罪了不少人。后来,苏文被人陷害,张善一心想救苏文却也被连累同判死刑,张善进入轮回而苏文没有进轮回,才有今世的相见。张善问苏荷那你们都是鬼了,苏荷点头,张善有点惊讶但也没去计较两人同床而睡。

  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的张善就找份最低下的苦力活,一辈子穷苦潦倒。苏荷每天都会把一日三餐弄好,等张善回来吃,为他补衣服洗衣服做家务照顾张善生活起居,生病了照顾他,张善越来越老而苏荷却不老永远是19岁似的苏荷一直对张善不离不弃直到张善75岁死去。在世人眼光里张善是个怪人,大学生却找了份最低等最卖力的苦差事,长相可以却打了一辈子光棍,不与人相处从来不在家里接待客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