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狼、公猪、母鸭和母鹅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21-01-20 13:43

从前,有一只公猪、一只母鸭和一只母鹅。那只公猪是窦皮奈太太的,那只母鸭是李芒东太太的,那只母鹅是贝雷妈妈的。
在狂欢节的前一天,窦皮奈太太、李芒东太大和贝雷妈妈在池塘里洗衣服,那只母鸭正在那里游来游去。
窦皮奈太太说:“明天是狂欢节了,我们要杀猪,我们要好好地吃一天。”
李芒东太太说:“我们家里,明天也有宴会,我们要杀掉母鸭,她已经长得很肥了。”
贝雷妈妈说:“我呢,我要杀掉我的母鹅,我们就这样过节。”
她们的话完全给母鸭听见了。她就拼命跑去告诉她的两位朋友。她先找到母鹅,对她说:
“鹅妈妈,明天过狂欢节,贝雷妈妈要把你吃掉了,窦皮奈太太要吃掉猪爸爸。我们快去告诉他吧。”
母鸭和母鹅来到了公猪那里。
“猪爸爸,明天过狂欢节,人们要吃掉你了,人们也要杀死我俩。我们怎么办呢?”
猪说:“隆!隆!……鹅妈妈,你来,鸭妈妈,你也来,我们赶快逃到白桦树林里去吧。”
这三个朋友就拼命地逃到白桦树林里去。到了树林里,母鸭说:
“我累了,我走不动了……”
“鸭妈妈,你应该在这里造一间房子,”两个继续往前走的朋友和她说。
母鸭便拾了一些稻草、细树枝和树叶子,造了一间小房子。
母鹅和公猪走了一段路,母鹅说:
“我累了,我走不动了。”
“鹅妈妈,你应该在这里造一间房子,”猪向她说罢,他独个儿继续往前走。
母鹅就找了一些树枝,把它们交叉着搭成了一间小房子。
公猪走了一段路,也停下来了。他找到了一些大石头,筑成坚固的墙壁;他在墙顶上钉了一些木板。房子造好后,他还在屋顶上钉了几只大钉子,尖端朝着天。
但在这座树林里有一只大狼,他想去吃掉这三个朋友。
大狼自言自语说:“哈!哈!哈!给我送来了好猎物。”
他跑到母鸭的小房子前面。
“嘭,嘭,嘭!母鸭,给我开门吧。要不然,我要爬到你的屋子上来了。
我要跳跃,
我要跳舞,你的房子就要倒下!”
母鸭说:“爬上来吧,我不伯你。”
于是大狼上了屋,他跳着,舞着,小房子倒下了。可是母鸭早已逃到鹅妈妈的家里了。
大狼奔到鹅妈妈的小房子前面。
“嘭,嘭,嘭!母鹅,给我开门吧。要不然,我要爬到你的屋子上来了。
我要跳跃,
我要跳舞,你的房子就要倒下!”
鹅妈妈说:“爬上来吧,我不怕你。”
于是大狼上了屋,他跳着,舞着,小房子倒下了,母鸭和母鹅早已逃到了公猪的家里。
大狼奔到公猪的房子前面。
“公猪,公猪,给我开门吧。要不然,我要爬到你屋子上来了。

我要跳跃,
我要跳舞,你的房子就要倒下!”
公猪说:“爬上来吧,我不怕你。”
大狼就上了屋,他跳着,钉头刺着他,刺着他……大狼叫喊:“啊唷!啊唷!啊唷!我的脚刺痛了!”
他连忙跳下来,公猪、母鸭和母鹅都笑了,使劲地向他狂笑。
大狼从小小的窗洞里望进去,看见公猪、母鸭和母鹅在一个很旺的火堆前烤火。
大狼说:“公猪,公猪,我冷得很,让我走进你的房间,烤一烤火吧。”
“不行,你会吃掉我们的。”
“那么,光给我的尾巴尖烤一下吧。”
猪就把房门推开了一条缝,大狼把他的尾巴伸了进去。猪把狼的尾巴紧紧地夹在墙壁和门的中间,大狼不敢叫痛。
大狼说:“现在,我的尾巴已经烤暖了,让我的两只后腿伸进来吧。”
公猪让狼的后身伸进来,猪把狼的腰部紧紧地夹在门缝里。母鸭和母鹅用嘴啄着狼的屁股,狼不敢叫痛。
大狼说:“现在,我的后身都烤暖了,让我的前脚伸进来吧。”
公猪让大狼的前身进来,把狼的头颈紧紧地夹在门缝里,弄得狼呼吸和说话都很困难。
大狼说:“现在,我的前身都已烤暖了,让我整个身体都进来吧。”
公猪就把房门大大地打开,狼进了屋子,说:
“现在,我要把你们三个都吃掉。”
公猪说:“唉!狼啊,我看见主人法莱巴先生的猎狗走到这里来了,你快完蛋啦!”
大狼连忙说:“快把我藏起来吧。”
“好,你躲到面包箱里去吧。”
大狼就跳进面包箱,公猪把箱子很快地关好,然后拿了一个锥子,在箱盖上凿洞。
大狼问:“我听到的是什么呀?”
公猪说:“别做声,别做声。这是法莱已先生的猎狗正用脚刮着箱子找寻你呢。”
公猪端起了一大锅在火堆上烧沸的开水,向那些洞孔里倒进去。
大狼喊道:“啊唷!啊唷!啊唷!烫死我了,烫死我了!”
公猪说:“别做声,别做声。这是法莱巴先生的猎狗在面包箱上撒尿。”
公猪继续把开水倒下去,大狼烫死了。后来,三个朋友就把他从面包箱里弄了出来,拖到门外去。
从此,他们就平平安安地住在公猪的房子里。